文学论文
论文网 > 文学论文

论波普哲学及其创新的哲学价值

2018-12-22 13:50:03

文学论文网发布论波普哲学及其创新的哲学价值,更多论波普哲学及其创新的哲学价值相关论文,请访问华考论文网文学论文栏目。

 卡尔·波普(Karl R.Popper)是当代西方享负盛名的政治哲学家和科学哲学家,他以批判理性主义为核心的哲学思想对当代新科学主义和政治自由主义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波普所提出的“批判理性”、“证伪主义”、“试错法”、“逐步社会工程”构成了其哲学体系的核心范畴,这些范畴内蕴和洋溢着独特的创新精神,为科学研究和哲学研究开显了独特的创新方法和创新理念,对人类科学与文明的进步具有具有价值。
  众所周知,创新是社会进步和人类自身完善的不竭动力和根本需要,无论在自然科学、社会科学领域,抑或在技术运用、经济发展、教育实践乃至日常生活之中都离不开创新。在普遍意义和根本性质上,所谓创新就是超越传统。创新“既要对传统做新的解释,又要受传统的条件限制,这就说明,对传统做解释乃是一个受限制与打破限制的斗争过程,是一个新旧斗争的过程,或者也可以说,是传统自我批判、自我审定的过程”[1]。因此,传统是创新的根基,没有传统,创新犹如无本之木。批判是创新的动力,没有批判,传统仍是传统。尽管波普未专门阐述和论证“何为创新”、“如何创新”等创新问题,但人们却可以在他的整个研究过程和批判哲学中提炼出关于创新的理念、内涵和方法,只要不带偏见都能从中发掘出创新的价值。在波普哲学的视域中,创新是以批判理性的精神、以证伪主义的原则、以试错渐进的方式来分析、反思和超越传统从而达到适应科学与文明日益发展进步的现实需要的。因此,研究波普哲学及其若干核心范畴有助于我们对创新产生新的认识。
  一、批判理性与创新
  波普哲学总体上来看是由科学哲学和政治哲学构成的批判理性主义哲学,是新科学主义与政治自由主义相结合的思想理论体系。波普哲学不是对传统科学哲学和政治哲学的简单延续和翻新,而是在理性批判的基础上对传统理论予以改造和提升。波普揭示和批判了逻辑实证主义的归纳法、社会历史哲学的历史主义和乌托邦主义的内在矛盾和悖论,针锋相对地提出证伪主义、试错法、逐步社会工程等,用以重建科学哲学和政治哲学的合理结构和基本精神。可见,波普哲学的整个思想体系无不贯穿着基于理性立场的批判精神,强调“猜想——问题——验证”式的思维,勇于对传统加以质疑、反思、否定和扬弃并实现破旧与立新的有机统一,鼓励猜想,注重一种批判理性的创新精神。因为创新之为创新就在于能在对传统加以批判以及在批判中揭示传统的内在矛盾并加以改造、克服,使之更加符合事实原则和价值原则,满足科学文明的进步和人类发展的根本需要。这正是波普哲学批判理性的创新启示所在,无批判理性则无创新,任何创新都需要一种基于理性立场的批判精神。
  二、证伪主义与创新
  西方哲学总是在不断创新中发展的。培根提出了经验论的科学归纳法,它着重从个别经验归纳出一般定律和理论,推动了近代自然科学和唯物主义哲学的发展,实证主义由此成为科学和哲学研究安身立命的重要基础。然而,波普却认为:“一个陈述只有它是可检验或可证伪的,才是科学的;反之,不可证伪的就是属于非科学、形而上学。”[2]可见,科学与非科学、形而上学与伪科学之间的差别不在于是否能被证实而在于能被证伪,只有能被证伪的知识、定律、理论才是科学的。这无疑是以否定主义的科学观彻底颠覆了传统的肯定主义的科学观,让整个科学研究的真理空间松动起来,排除了任何真理观上的独裁主义和绝对主义,为科学真理的发展创造了新的自由空间,展现了一种基于批判传统而超越传统的创新精神。这赋予了任何科学研究和哲学研究一种否定主义与相反主义的创新理念和创新方法。
  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不少否定主义和相反主义的创新典故发人深省。如自然科学领域的哥白尼提出和验证了与“地心说”相反的“日心说”,哲学领域的康德提出了与“观念符合对象”相反的“对象符合观念”的先天综合判断命题,论证了“人为自然立法”。在经济学领域,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阿克洛夫提出了与“优胜劣汰”相反的“劣胜优汰”的新经济理论,颠覆了经济学公认的传统定律。总之,无否定无相反则无创新,任何创新都需要一种批判理性的否定主义和相反主义精神。
  三、试错法与创新
  波普指出:“人们的知识不是从纯粹的观察开始,而是从猜想开始。人们对事物的观察或感知不是被动地‘被给予的’,而是主动探求的结果。因此,人的认识所遵循的方法是试错法,即从问题开始,经过尝试性解决波普由此提出了“从错误中学习”的方法。试错法有两大特征:第一,尝试性,即科学研究和哲学研究要大胆思考,勇于尝试,敢于提出新概念,寻找新论据,开发新方法,作出新结论,不畏惧试验的失败和结论的错误。不怕失败错误只怕原地踏步,每一次的错误恰恰为真理的发现扫除了一道障碍,用俗话说就是失败乃成功之母。这蕴含了一种敢于挑战和超越传统的英雄主义创新精神。第二,开放性。在“错误中学习”就意味着以宽容之心对待个人之错和他人之错,每个人的错误都是接近真理的尝试,坚持批评与自我批评,让人们在自由宽松的环境中从事研究活动,以最少的障碍促进一切创新的源泉竞相迸发,鼓励提出新问题,解决新问题,创造新成果,反对科学研究和哲学研究上的权威主义和专制主义。
  在历史上,哲学家苏格拉底、天文学家布鲁诺、生理学家哈维等因其所提出的新见解被当权者和统治者认为是所谓“异端”、“谬论”、“邪说”而遭受最残酷的虐杀,但事实上他们的所谓“错误”却为科学和哲学的发展做出了伟大贡献,成为彪炳史册的真理。这就是哲学史和科学史上湮灭“试错法”之血淋淋的教训,其罪恶不仅扼杀了智慧的生命,还扼杀了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智慧——创新精神。总之,试错法的启示在于创新需要在错误中实现。
 四、逐步社会工程与创新
  逐步社会工程是波普在批判“乌托邦主义”中推出的新范畴,是其批判理性与试错法在社会历史哲学中的运用和表现。波普认为:“社会科学的真正方法不是对社会发展进行预言的历史主义的方法,而是自然科学中行之有效的试错法。社会科学的任务不是控制社会整体,全盘改造社会的乌托邦工程,而是逐步、逐个、温和地治疗社会弊病。”。
  从波普这一政治哲学反观科学哲学,亦同其理,科学的进步和知识的更新不可否认是新质代替旧质的超越过程,但这一过程是处于一个开放性、渐进性和非决定性的模式之中。换言之,科学领域的社会渐进工程是主张知识积累与增长、反对机械绝对论和宽容猜想与错误的发展模式。而且,波普的社会渐进工程发扬了相反主义的社会观,如政府应致力于“最大限度地排除痛苦”而非“最大限度地增加幸福”,因为“无论在自然科学还是在社会科学领域,人们都不会达到真、善、美的理想境界,但是,人们却可以通过排除和克服假、丑、恶的现象,逐步地取得进步,渐进的社会工程就是运用科学的方法,逐步地改良社会的途径”[4]。对此,波普在政治哲学上通过对逐步社会工程的论述彰显了独特的创新价值。创新就是超越传统,然而由于传统的历史性、稳定性、保守性,所以超越传统不可急风暴雨,也不能一蹴而就,否则要么沦为无原则性的标新立异,要引发不可计数的反抗阻力。因此,超越传统应该是渐进地、部分地、和平地改造和提升传统,以改良的方式逐步地实现创新。而且,创新不在于“最大限度地实现创新”,因为创新是面向未来的、不确定的、非机械决定论的,是具有相反主义内涵的“最大限度地扬弃传统”,因为传统是既成的、可验证的。
  综上所述,波普在批判中重建了传统科学哲学和政治哲学,凸显了创新在科学研究和哲学研究中的重要价值。“科学的生命是创新,一部科学史就是不断创新的历史。科学要求人们不断解放思想,不断超越已有的认识,特别是在关键时刻、关键问题上,敢于力排众议,另辟蹊径,标新立异,独树一帜,善于在人们不觉得。虽然波普的历史主义和乌托邦主义批判及其所坚持的资产阶级自由主义和改良主义立场我们难以认同,但是在排除意识形态色彩而专注于其所蕴含的批判理性和独特思想方面,无疑为我们带来了有益的创新启示。
  参考文献:
  〔1〕张世英.哲学导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297.
  〔2〕Karl R.Popper.Conjectures and Refutations[M].Routlege,London,1969,25.
  〔3〕顾肃,张凤阳.西方现代社会思潮史[M].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2004.127.
  〔4〕赵敦华.现代西方哲学新编[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347-348,349.
  〔5〕Karl R.Popper.The Poverty of Historicism[M].Routledge & Kegan Paul,London,1957,69.

录入:xiaohua
相关推荐